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博发彩票登陆 > 玉竹 >

币圈“圆桌派”:女神楼霁月、玉竹畅聊“币圈那些事”

归档日期:04-22       文本归类:玉竹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3月8日,ChainNode直播间(原巴比特直播间)第二季重磅回归,节目形式由此前的一对一访谈变为多人访谈。首期迎来的嘉宾是TokenMania创始人楼霁月及HPB芯链合伙人许玉竹,主持人除了小喵还有直播间特邀观察主持曹寅。

  一张桌子一杯茶,或许正是这种轻松的氛围,在50分钟的交流中楼霁月不仅袒露了老公易理华对她的影响,也回顾了她与李笑来、老猫等人的不愉快。同时,她也以专业投资人的眼光下了“谨慎看多”的行情判断。而许玉竹不仅介绍芯链的发展,也透露了自己的“择偶标注”。曹寅作为主持人更是话题担当,不断向两位女神抛出犀利话题。

  主持人:胖小喵MiaBao,喵懂区块链发起人,ChainNode直播间主持

  嘉宾:楼霁月,区块链著名投资人,数字资管集团TokenMania创始人,TokenMania管理规模超过40,000BTC,旗下自营7支、独家战略合作11支量化交易团队。

  嘉宾:许玉竹(Amanda Xu),HPB芯链合伙人兼市场总监,《玉竹陪你度熊市》直播栏目发起者兼主持人。

  许玉竹:我是一个比较有“洁癖”的人,我还是童话一样,追求纯爱的那种。有朋友说我应该去看重一个人的能力,但我觉得钱可以自己赚,感情方面我希望它是纯洁的,有共同语言。

  楼霁月补充:大佬是没有爱情的(全场笑)。有人说能力,可能力的评价维度无外乎地位、财产这些东西。魔戒真的很写实,它就像财富,当这些东西真的摆在那里的时候,人的想法会很不一样,心性会变,感情投入会不一样。你的价值观塑造的很完整,遇到真的喜欢你的人,他不会不优秀。共同成长是最好的结局。

  楼霁月:对成功有非常疯狂的渴望,愿意为之付出非凡代价的人非常少。(此话来自王欣)我是这样子的人。

  经济学分两派,理论派认为市场是完全充分竞争,不存在无风险套利机会。实践派认为,市场存在一些没有被发现的非充分竞争机会。纳西姆·塔勒布是实践派,他的黑天鹅、随机、非对称风险等图书对我影响很深。

  《黑天鹅》一书指出,黑天鹅事件发生后,市场存在非理性,大众的恐慌会造成一波非正常下跌,散客割肉离场,价值会沉到价格之下,那就是买入机会。崇尚价值投资的巴菲特们都是这样操作的。对冲基金入场后也会寻找这些机会,这种模型做多了机会就消失了。

  以太坊The DAO事件发生后价格暴跌,跌了80%以上,我感觉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黑天鹅。我买了之后就开始等,往后1-2个月以太坊暴涨100倍。

  然后我开始加注,这是一个过程。后面的人看前面人的成功会强加一些原因,其实只是机缘、运气,一种适时的选择。

  楼霁月答:交易所是一个重运营的领域,外部的所谓技术好的到币圈会不会有技术优势?不一定。数字货币交易所不是一个原先存在的行业,比如有一块是钱包,钱包和API的集合非常难做,比如安全性问题,不是说深交所就能做好的。币安、OK、火币强不强,你再诟病它们也是前三大交易所。它们已经尽可能给你公平了。人家已经线年数字货币交易所的收益比纳斯达克所有市场里做股票交易的佣金都高,它们看到了,也进来了,但我们为什么没有看到它们,因为它们没有做得比现有的好。交易所已经形成了一个寡头市场,除非现在监管、合规性上出现变化,否则不太会有太大变动。

  曹寅:不要迷信机构,在各种牌照要求、监管和政策限制下留下来的企业都会比温室里的机构强。欢迎其它机构入场,但我们也要自信。

  曹寅:我们在和欧洲的政府、机构研究推进STO市场,我个人没有把STO狭义的看成是发个股票,我把所有的不造成麻烦违规的数字资产都看成是STO,黄金、土地的发行都可以是STO,币圈的项目仅仅是欧洲众多优秀项目中的一类,我们希望让投资者知道更多项目。

  STO有充分的风险和信息披露机制,它将不亚于上市公司股票。但STO是一条很长的路,我估计2-3年才能看到一点端倪。

  这个东西我们为什么还是叫它ST呢,其实写个ST是方便理解。我们现在也在讨论如何去定义数字资产2.0。像马耳他政府就出了一些政策去为这些创新下定义。我们说现在是范式革命,什么都是新的。数字资产圈就是要有创造、定义和传播概念的能力。这个很难,币圈缺少这样子的人才。

  今年,我们从欧洲的最东北搬到了最西南,西南是马耳他、直布罗陀,这是接下来政策开放的一个阵地。东北是爱沙尼亚、芬兰等有技术的地方。所以是政策加技术协同共进。今年,我们发现监管部门在向我们靠近,我们也摒弃了一意孤行,与监管沟通。

  英国比较好,它采用了沙盒制度,去做实验,最后将好的经验变成新的政策。欧洲,尤其是英国,值得学习的不是金融,而是监管。他们愿意尝试,试错,愿意和创业者携手去定义和迎接新事物。

  楼霁月:人的认知是不断成长的,我觉得STO真的是值得努力的方向,但它不是一两个人可以做成的,它不是竞争的问题,它是一个新旧力量的博弈,比如Faebook在做,摩根也在做。它可能比数字货币交易所这个领域更宏大、更伟大,它是在为下一代资产的定价做一个地位的确立。

  我也看英国的沙河模式,不得不说这些创业者都活得比较艰难。我也想做,但感觉螳臂当车,好像不是我能做的。综合来看,英国是比较能落地的地方,他们在做创新性的监管测试。中国很擅长在200年落后用30年追上,我并不担心,但对于在做这些先驱性事情的人我充满敬意。他们现在不是声音和权势最大的,假设这个概念能成功,他们会成为领军者。

  楼霁月:易老板说,我们最初对行业的认知都是笑来老师教的。从我们的角度讲,不应该以这种态度(互怼)对待这件事情。我们有没有做过坏事我说了也没有人相信,你让我说,我没做过。人要成功,求之于势,不责于人。有些人对我们有指责和批判,我们需要反思自己的行为,反思自己的人才会留在赢者的舞台上。

  玉竹:大部分公链都是抄了以太坊的白皮书,但我们发现单纯靠软件来提高性能是不够的。回顾历史,当初的互联网、云计算,硬件都直接反映了不同性能,区块链也要有硬件基础设施,从而让落地应用有很好的性能。

  芯链的核心竞争力就是软硬件结合,利用FPGA芯片做了BOE加速引擎,2018年7月第一版BOE加速引擎公布,TPS是5000+。我们推出了开源生态共建,包括硬件,这很难得,因为传统的硬件企业是不会开源的。而我们愿意用开放共享来推动行业成长。

  芯链采用了双重选举的共识算法,首先是DPOS构建150个节点,然后再通过网络情况、硬件配置、作恶情况、投票数量去随机选出高性能节点。它不像EOS公链会产生固化节点,我们希望每个人都有机会参与公平的节点竞选。而且,EOS的节点投入达百万,我们的节点只需要1-2万,参与门槛是很低的。

  楼霁月:科创版是有投资者门槛的,市场就会比A股小,它和新三板很像,新三板的行情对A股完全没有影响,科创版对A股的影响也比较小。会不会抽血币市?我想肯定会的。资产之间的价格是轮动的,股票里炒作基础要比币市好太多,币市没办法获得收益短期内资金会出去,这种行为在大户里表现更加明显。总的来看短期利空,长期利好。

  A股政策市太明显,去年受去杠杆影响太大。去年年底某些股票价格都跌破公司的净资产了。随着去杠杆政策的结束和今年宽松的货币政策,房产税来了房地产也会受影响。因此这么大的资金放出来它一定要有一个地方可以去。加上一些金融开放政策,这些非常明确的信号会给股票带来大牛市。但这个过程中必然会有几个像样的回调。

  楼霁月:我上半年谨慎看多,下半年不知道,看政策、监管方面的消息和其它行业的参与程度。

  我觉得大跌的一个可能性是矿业的更新迭代,芯片和显卡技术升级了,如果让矿业霸主权力移位,必须要有一次下跌,这是一个利空。我不熟悉,不好说。

  其次利空可能性会出现在黑天鹅事件,比如交易所,但只有发生在前三大交易所才会有影响,那我觉得可能性不大。

  最后是稳定币,USDT暴雷也可能有很大的下跌。但一定要1比1刚兑吗?央行尚且有存款准备金率,货币就是有杠杆的,你跟我说USDT没有1比1刚兑?

  除此之外,市场已经没有利空条件了。作为交易者我觉得做空已经没有太多机会了。拿好自己手里的筹码,即便下跌区间也不会很大了。

本文链接:http://e-bot.net/yuzhu/5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