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博发彩票登陆 > 乌药 >

天目睨竹海_新浪新闻

归档日期:04-20       文本归类:乌药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天目山在浙江临安,天目湖在江苏溧阳,天目湖是沙河经过蓄积形成的水库,地理上处于天目山的余脉,所以叫天目湖。

  天目这名字,先有一山,后添一湖,山如眉黛,湖若明眸。一刚一柔,遥相呼应,很有意思。溧阳有据可考的典故名人,最著名的是孟郊曾在这里当过县尉,孟郊46岁中进士,50岁出仕,不是大器晚成,而是聊胜于无。他接老母亲来溧阳安享晚年,写了《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诗写得家常、自然、朴素,而力量也在此。苏东坡夸奖孟郊诗,“诗从肺腑出,出辄愁肺腑。”中肯,绝妙。孟郊一生穷愁潦倒,经常写诗“苦吟”,不过,他也有得意忘形的时候,比如《登科后》,“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日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活脱脱是金榜题名后的各种高调。但往里一想,孟郊46岁了,头发都白了,得意忘形的样子让人笑不起来,倒是容易泪目。

  孟郊不是才华横溢的诗人,他的成就在于真实不欺和执着一念。诗句从肺腑中来,到肺腑中去。虽是平常也动人。天目湖的自然景观,倒不妨学学孟郊的率性。新则新矣,不必求旧。旧有旧的好,时光的流连,岁月的包浆,文化的加持,让旧越来越有腔调,成为吸引游人前往求探的利器;但新也有新的欣欣向荣,比如这个天目湖。深秋天气,林木茂盛,没有夏季的凉湿,取而代之是一股干爽的香气,有些杂树变化了颜色,增加了林木的丰富性和层次感,湖水清澈,澄碧中泛出股幽蓝,杜牧寄怀扬州的朋友曾写过一首诗,“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与眼前的景致协调得很。

  天目湖的好,恰恰在于它的年轻。它空阔,新鲜,还有些天真。自然景观优越。最适合家人团聚,或者三五好友,结伴来住上一段时间,酒店的窗子推开即是碧玉镜面,潋滟水波,湖边蜿蜒的蛇形路,傍着树林,很适合散步和跑步。

  散步跑步回来,有溧阳白茶相待。溧阳白茶是茶叶里面的小清新,嫩叶含霜,茶色透明,香气干净,它的好,是豆蒄梢头二月初,欣欣然张开了眼的那种美好,很少女气息。溧阳白茶的透爽,是小花旦的啼声初试,稚嫩之美令人惊叹。

  要说醇厚香浓,天目湖也有。天目湖的砂锅鱼头非常著名。砂锅鱼头用的大头鱼在北方叫胖头鱼,是湖鱼里最常见的品种,头大如斗。正所谓原汤化原食,这道著名的砂锅鱼头要用天目湖的水煮天目湖的鱼头才算正宗。鱼头炖几个小时,上桌时还噗噗地冒着热气,胶原与钙质齐聚,鱼汤共牛奶一色,鱼头肉鲜而不腥、肥而不腻,更好的是汤,浓香顺滑。天目湖的这道名菜,是很多游客的钓饵,一些食客知味停车,为了贪口腹之欲,顺便游湖消食,或者先游湖观景,然后饱餐一顿。和砂锅鱼头牛奶白相映成趣的,是餐桌上的另外一道美食,乌饭。乌饭顾名思义是黑色的饭,是用乌药叶捣汁把米染色,煮熟后既变得软糯又有嚼劲,上桌后蘸着糖吃。这道主食的动人之处,在于它的药香气,它的不可以黑米替代,也源于此。乌饭用大盘盛装,跟炖鱼头的砂锅对应,中间隔着桌子,仿佛一场天目湖餐饮的太极物语。

  从天目湖出来,还有些时间,我们转去了南山竹海。竹子在中国,太具象征性,白居易总结得好:竹本固,固以树德;竹性直,直以立身;竹心空,空以体道;竹节贞,贞以立志。惟其种种,“高人必爱竹”。而我们去看竹海的心情,比不得普通的观景看山,更像是拜谒高人,未到竹海,心下先存了敬畏。

  南山竹海,竹林幽深。时近黄昏,几乎没有游客,走在竹海里面,竹与竹之间,有留白,有空间,无边无际无尽头,山风强劲,带动着竹叶的沙沙细响和竹干的缓缓摇摆,仿佛,我们不是走在竹林,而是走在一潭水里,竹林间的空气和氛围是滞的,涩的,需要用手臂推开才能前行,林地间铺放的石板,宛若密码,脚踏上去,就变成了凌波微步。竹林若阵,含着股杀气。李安拍《卧虎藏龙》那部电影时,就选择了竹林。李慕白和玉娇龙执剑对打,跃于竹梢之上,李慕白长衫玉立,一手持剑,一手捏了个剑决,睥睨玉娇龙,真是太东方,太飘逸出尘了。这种行云流水,非竹不可。

  说起非竹不可,不能不提苏东坡。苏东坡爱竹成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自植物而言之,四时之变亦大矣,而君独不顾。”“得志,遂茂而不骄,不得志,瘁瘠而不辱。群居不倚,独立不惧。”

  文人爱托物言志,而竹是极好的喻物,成为文人的咏志担当倒也情理之中。东坡爱竹也画竹,他的《墨竹图》,竹叶葳蕤,生机盎然,更像树,而且是大树。既淡泊明志,又舍我其谁。

  南山竹海环境绝佳,空气都是清雅的,路在竹林里穿行,偶尔有溪流和小湖闪现出来,一派清洁爽绿,养眼养心。据说这里的温泉很好,但来不及去了。半山腰处有轨道观光车,直通山顶。山顶有个鸡鸣村。过着“不知有汉,更无论魏晋”的生活,旅游开发把这个村发掘了出来。改建是当然的,粉墙黛瓦,月门漏窗,藤蔓攀爬,偶尔闪出个红灯笼,既有水乡味道,又有徽派风格。村子小,喝杯茶的工夫就走遍了。村边通往山里有座廊桥,叫黄金桥,虽然是新的,但木廊桥风吹日晒个几年,气质也就有了,黄昏时分,下面竹波涌动,在廊桥上流连,看夕阳晚照,一时恍惚,“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

  下山时天色幽暝,竹林洇成深深浅浅的水墨,竹根处沁出的寒意拂面而来,薄如凉绸,想苏东坡,“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南山竹海属常州地界,而苏东坡终老于常州,结了天大的善缘。有人提议,晚饭烫一壶黄酒,吃冬笋,如何?

  金仁顺  吉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长篇小说《春香》;中短篇小说结集出版有:《彼此》、《玻璃咖啡馆》、《桃花》、《松树镇》、《僧舞》、《爱情诗》等多部;散文集:《时光的化骨绵掌》、《白如百合》等。曾获得骏马奖、庄重文文学奖、春申原创文学奖、林斤澜短篇小说奖、中国小说双年奖、小说月报百花奖、小说选刊“茅台”杯奖,人民文学“茅台”杯奖等。

本文链接:http://e-bot.net/wuyao/3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