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刘伯温免费资料大全 > 乌桕 >

乡愁是棵乌桕树

归档日期:05-11       文本归类:乌桕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乡愁是棵乌桕树】乌桕树的叫法,是我在书本上看到的,原来我把它叫做木梓树。就像知道我生长的那个小山村,也叫故乡一样,当初叫的时候并不习惯,是经过多次反复的尝试,这才慢慢改口。不过,在我情感深处,依然保留了它原有的名字。即使,我知道这只是乌桕树的别称,但还是固执地那样叫着。

  乌桕树的叫法,是我在书本上看到的,原来我把它叫做木梓树。就像知道我生长的那个小山村,也叫故乡一样,当初叫的时候并不习惯,是经过多次反复的尝试,这才慢慢改口。不过,在我情感深处,依然保留了它原有的名字。即使,我知道这只是乌桕树的别称,但还是固执地那样叫着。

  许多年后,由于工作、生活和离开家乡等诸多原因,乌桕树的身影几乎淡出了我的记忆。那种踩着时间的节点,四季变换色彩的轮回,没有在我的生命里继续交替。反而是在我闲暇的时候,乌桕树走进了我的梦里。开始时,是模糊的,属约隐约可见的那种,接着,一点一点变得明晰起来。

  坦率地讲,我在乌桕树身边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它的特别之处。相反,是在多年之后,那些碎片似的梦境,才把它重新串联到了一起。后来,经过不断地回忆和细致的梳理,乌桕树才在我的脑海里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印象。

  春季,对于乡村来说,那是产生烂漫的时刻。大地回暖,万物复苏,一切的事物与生命,都在展示着美好和希望的迹象。说实话,这个时候的乌桕树并不显眼,因有那些桃花、杏花之类的花树,夺走了众人惊喜的眼球,谁也没有太留意乌桕树的存在。包括我,就根本没有把乌桕树纳入视线之内。

  然而,乌桕树并没有在意别人赞赏或是欣赏的目光,只是在那枯树一样的枝头上,悄无声息地发芽、生叶、成长,直至开出如穗状花絮的小花。

  花开时,开始很细、很慢,后由小到大,由柔弱到丰满。所开花的树,步子并不一致,有性子急一些的,也有憨一些的。一般情况下,花期集中在6—7月,整个过程会持续到夏季。

  这个时候,我们也没有闲着,在树下荡秋千,在树上掏鸟蛋,已经成为我们那帮孩子的家常便饭。可是,鸟儿们也不愿乖乖就范,时常会变换着对策。比如,喜鹊就把窝建在树的顶端,因为,乌桕树在我们村子里是最高的树,在那里筑巢相对安全一些。

  斑鸠就不同了,因它飞得没有那么高,就在树中段选一个牢靠的位置建巢。不过,它们会选择隐蔽性好的地方,或是树枝交集、或是树叶稠密、或是花絮众多之处。总之,不能让淘气的孩子们发现,它们知道,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

  而麻雀,不光是低飞,且身体比较瘦小,巢就搭在树下某一处的枝头上,它们的防范措施就是巢建树梢,使你无法攀爬,让你欲掏不得,欲罢不能,只好干着急。

  夏天,通常都是蝉们喊出来的,先是一声,两声。不长时间,蝉们就会接连喊出“热了,热了……”

  村子的东头是一片竹林,竹林的路口和池塘边各有一棵上百年的乌桕树。炎热天的时候,那里是纳凉的好去处。村妇们常常在这里聚集,说一些家长里短的琐事,还有一些打情骂俏的韵事,最后引得哄堂大笑,笑声能传很远很远。

  有时,闲下来后,大爷们往往也会凑个热闹,或是搬着自家的板凳,在那里喝壶解暑的凉茶;或是半躺在树脚、树根的裸露处,在那打上一个盹,看上去,显得是别样的怡然自得。不过,也有让大爷们闹心的事。多半是蝉的叫声,让大爷们不能静心,还有时,是淘气的孩子们不让他们入梦。

  记得有一天中午,蝉们好像是在乌桕树上开演唱会,开始把自家的一位大爷吵得无法睡眠。之后不久,可能是困狠了,或许是懒得搭理,大爷又进入了梦乡。殊不知,这蝉声也是我们进军的号子,三几下,我和一个同伴就上了乌桕树,自然收获了许多战利品。没想到下树的时候,一只蝉从口袋里掉了出来,碰巧落在大爷的脸上。大爷一下被惊醒,发现是一只蝉,正准备抓时,那装死的蝉趁机“吱——”地一声逃脱。很远处,在逃跑中的我们,还听到大爷在骂:这些兔崽子,跑得还怪快呢!

  入秋后的乌桕树,已改春夏两季里的矜持,着浓妆、添重彩,然后就粉墨登场了。浅秋时,乌桕树先是把叶子由深绿变为淡黄,那色泽就像秋光中银杏叶一样耀眼,远远地看,就有童话般的效果。因这时的水稻、玉米等农作物都已收割完毕,乡村里的视野变得更加开阔,那些处在田埂上、竹林旁、山丘下、稻场边高大的乌桕树,就显得风姿绰约了。

  每日清晨,薄雾中的乌桕叶会与炊烟一起醒来。随之,伸一伸懒腰,抖一抖精神。接着,就去享受秋日里那暖暖的朝阳和人们艳羡的目光。熟秋里,乌桕树又把叶由黄变成浅红色或是玫瑰红色,让自己的梦境更加绚丽。而后,选一个中午和暖阳对视,或者选一个丽日的下午与晚霞一起睡去。

  难怪,宋代诗人杨万里,对秋后的乌桕树有这样的描述:“梧叶新黄柿叶红,更兼乌桕与丹枫,只言山色秋萧索,绣出西湖三四峰。”而我认为陆游的:“乌桕微丹菊渐开,天高风送雁声哀。诗情也似并刀快,剪得秋光入卷来。”一诗,则是对秋天里乌桕树最好的写照。

  其实,秋日里的乌桕树是在孕育,是在孕育着乌桕子的成熟,也就是木籽的到来。当繁华落尽,色彩逝去之后,一树的木籽便悄然立在乌桕树的树头。那些木籽像繁星一样,银光闪闪,给深秋里的乡村,平添了些许的魅力。其情景,使元代诗人黄镇成有了“出谷苍烟薄,穿林白日斜。岸崩迂客路,木落见人家。野碓喧春水,山桥枕浅沙。前村乌桕熟,疑是早梅花”的感觉。

  木籽成熟后,队里会派出劳力,分组进行收割。通常是三人一组,每组一个男劳力再分两个妇女配合。男的负责爬上树,用木籽刀把木籽打下来,女的则负责收拾和整理。由于乌桕树很高大,所以木籽刀制得也很特别。常常是男劳力找来一根很长的竹子,把一把锋利的柴刀反方向绑在竹竿上,然后在树上端,用力向树梢处的木籽推去。木籽们应声便纷纷落下,这样既不伤害树枝,收割也会很顺利。

  最难忘的是那年的一场大雪。雪是头一天晚上就开始下,第二天一早看,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被雪压在下面,唯独村边的乌桕树高高地挺立着。虽说树桠上、树枝上,都落满了雪,但光着身子的树,却丝毫没有被压迫的意识。这时让我突然想起了“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来,不过此时没有枯藤、没有昏鸦,有的只是在树高处、中间处及下处的鸟巢。至于“断肠人在天涯”一说,我想,或许是说我那时那刻的心情。

  雪天里的日子,不全是代表寒冷的一面,有时,也会有温馨的事情发生。那一幕,来自村西头队部里油坊,先是声音,后是油香,再后来,是飘在雪地上空淡淡的炊烟。

  每逢进入腊月以后,队里就会安排几位有经验的师傅,在油坊里榨油。开始时,是榨木籽油。木籽全身是宝,其外皮的蜡质称之为“桕蜡”,可以提制“皮油”,是制高级香皂、蜡纸、蜡烛不可缺少的物质。而木籽内质的仁,所榨取的油,称“桕油”或是“青油”,是油漆、油墨等材料的上好原料。

  “皮油”和“青油”榨好后,都会送到供销社或是集市上去卖,换得的钱队里会按分值和户头的人数进行分配。

  木籽油榨完后,就该榨芝麻油和花生油了。虽然,数量不会太多,但每户都能分到足够年关炸圆子的用油。接下来的时间,每家每户不光能分到香油,还会分到乌桕树带来的数额不等的“红包”,这样一来,家家都能过一个称心如意的新年。

  现在想想,那些乌桕树,还有那座油坊,不仅甜蜜了一个节日,也温暖了一段记忆。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美方正式实施加征关税发表谈线日晚间上市公司利好消息一览(附名单)

  沪指出现罕见走势,至今只出现3次,“牛”要来了吗?#劳动致富最光荣 分享投资经验#

  再次震惊A股!深交所追问122亿去哪儿?康得新说存银行,北京银行却说余额为0!独董:银行为大股东占用资金开启方便之门

  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本文链接:http://e-bot.net/wujiu/1128.html